触摸小河•桥西历史碎片|谜说杭州24

在谜说杭州之前,先和各位对对课。杭州人常说的“对课”,有不搭调的意思。我说东,他说西,其实,这正是“对课”的本义。“对课”又称“对对子”,为古代小学生(蒙童)的基本功。前一阵子,微信疯传一位 6岁叫李尚荣的小姑娘,识字四千多,会背《笠翁对韵》,使人惊叹。《笠翁对韵》是一本“对对子”的启蒙读物。“天对地,雨对风,大陆对长空,山花对海树,赤日对苍穹……”读起来朗朗上口。

小河直街,裘祖林摄

杭州谜人汤政良,最近做了几条“对课”式灯谜,灯谜谜法叫遥对格,别名有:锦屏、求偶、菱花、鸳鸯格等。谜面谜底字数相等,讲究对偶与平仄,意义相对越远越有谜趣,术语叫“无情对”。汤政良谜作其一为:大陆斜坡(遥对格·打杭州地名一),谜底为小河直街。为地理名词,小河直街为杭州地名,连着毫不相干,但“大”对“小”、“陆”对“河”、“斜”对“直”、“坡”对“街”,十分工巧。     小河直街,在拱辰区运河边,笔者曾去过好几次,与一帮朋友们,在一家叫“新腾飞”的茶餐馆里。因忙着聊天和推杯换盏,周边的景致无暇顾及。某日,特意去那一带转转,感受颇深。

从岸边竖立的示意图看,小河直街历史街区位于三河交汇处。东为京杭大运河,小河自西北流入运河,余杭塘河自西南流入运河,其水势如汉字部首“丬”。小河两岸,由南而北,横跨着会东、惠贞、长征三座桥。小河东有小河东河下小巷,西有小河直街。房屋多数为一至二层,均为民国或解放初期的木结构、白墙黑瓦民居。小河直街的民居属运河商埠文化,保持着一河两街格局,即面街一楼为商铺,二楼为居所,是下店上宅的典型。十年前,这里还是一片危房,棚户区。居民托运河综合保护工程的福,这些破房危房旧房,按照原汁原味原模原样,进行整修,居住条件得到改善,回迁的居民皆大喜欢。

走进小河东河下小巷,小资情调扑面而来。各式盆栽花卉,或悬挂白墙上或摆放在木屋旁,把小巷打扮得花团锦绣。不知是居民自己经营,还是出租给外来者,小巷里的茶室、咖啡吧、成衣铺、饮食店随处可见。店名也极很有个性,如蜗牛团队、拾光、文绘馆、自在云居。圆梦园等。这些店铺,均为原民居装饰而成,小巧玲珑。如果。邀三五知己,去喝喝茶,可寻找几许久违老屋家居式的温馨。有一家咖啡书吧,门旁黑板上用粉笔写着:不喜复杂,只爱自由。价格随喜,时间随我。我想,书吧主人必定是位生活无虞,品性散淡的文青或是窝居在小巷中以文会友的作家。 小河西岸,便是小河直街,路面比小河东河下阔多了,杂色宽石板铺砌,很是古朴。民居的开间也较大,原先都是店铺、作坊。如今,孵坊、酱园、古埠、老井等旧址尚在。这一带,自南宋起,已成为商贾来往交易,南北货物的水陆集散地。三河交汇处有老底子货运码头,至今还在使用,多艘驳船货船停泊在岸边。那里有一组搬运工的群雕,再现往先底层民工的艰辛和码头的繁忙景象。

酱园,裘祖林摄

码头工人塑像,裘祖林摄

下面接着和诸位“对课”,主题还是有关运河的。   杭州谜人汤政良另两条灯谜也是用遥对格谜法创作的:一是“江东鱼村”,猜“桥西人家”,另一条为“跨虹迎日”,猜“拱宸邀月”。“江东”对“桥西”,“人家”对“鱼村”等,各位肯定明白了,不再赘言。当然,谜面也可换成“川中天府”,只要词性相同,词义相对即可。但谜底却是唯一的。在2013年7月份,“桥西人家”与“拱宸邀月”,被评定为杭州运河十景中的两个。


咖啡店,裘祖林摄

沿小河路北行,大约三四里路,便到了拱宸桥西历史文化街区。从古色古香的吉祥寺弄口拱券门进入,放眼望去,里面俨然是一座古镇的模样。三年前,老牛在拱宸桥东的运河博物馆,购得一本吴理人作画,阮利平撰文的《运河杭州风情》,书中较详尽的描绘和记录了运河两岸的旧址旧貌旧韵。我以为,这些场景,只能在书中欣赏了。使人惊讶的是,在桥西历史文化街区,修旧如旧,画中的河埠、码头、仓库,酒楼、茶肆、庙宇等建筑历历在目;杂居其间原住民,依然与世无争,悠闲地操持着开门七件事,充满生活气息,好一个桥西人家。

北面,与拱宸桥平行的桥弄街,以方回春堂为龙头,成了传统中医中药一条街。始建于明末,几度废兴的拱宸古桥,依旧人来人往,连接着桥西桥东古今不同建筑形态的社区。待到中秋节,在明清时代的古老拱宸桥上,临风赏月,是不是有一种穿越的感觉呢……

在钢筋水泥森林里住腻的老杭州人,如果仍留恋老底子的生活,不妨到小河直街和拱宸桥西历史文化街区走一趟,俯取历史的碎片,来接接久违的地气。  

温馨提示

欢迎您关注:拾味之旅,本站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,并非原创,如有冒犯之处请在下方留言以便删除处理,谢谢!

发表评论

必填项已用*标注